来自 爱购彩平台娱乐 2018-09-07 22:10 的文章

她得知五年前与之做尽荒唐事的男人竟是他

名败家子孟星河身上。他背负吃喝嫖赌的骂名,却一路风生水起,直捣长安,凭借前世超凡的学识荣登两榜进士,御封金科状元。
 
    他高居庙堂,心却在江湖,建立了大唐第一黑帮;他上朝搞政治,退朝搞经济,建立了繁荣的经济帝国;在京城的官场、商场、风月场所,他是名副其实的教授级人物。
 
    论官衔,他是手握重兵的天下兵马大元帅,手下良将无数,连当朝太子也要极力巴结。
 
    论财富,他是富可敌国的唐朝首富,哪里有人的地方,哪里就插着他公司的旗帜。
 
    论江湖,他是大唐第一黑道联盟主席,三十万亡命之徒是他小弟,任他叱咤风云。
 
    座右铭:总有一天后世的史书上会书写老子的名字。《本故事纯属虚构,请勿模仿》
 
    一觉醒来,史菲儿从车祸现场去了太虚幻境。为他人强出头,怎料却遭神仙算计。
 
    一梦红楼,却成为贾府中最为尊崇的贾母。神仙也好,权贵也罢,都挡不住咱逆天改命。
 
    未了愿,此生搏,执掌人生,步步为赢。量少拆原著已婚填房不算。点是金玉无缘,木石无盟。
 
    会根据需要调整。修文完毕,每日18~19时更新,除此时间为捉虫伪更简单粗暴一句话:这是一部红楼女版
 
    “马云”发家史本文从本周三即23日开始入v,入43章开始倒v,请看过的小天使们不要误点啦~感谢小天使们一路的鼓励鞭策,入谢啦么么哒~史菲儿采访吐槽:还能更倒霉么!
 
    打电话遇车祸是我的错!可穿去太虚幻境是怎么一回事?别人穿越到红楼梦都是金陵十二钗!
 
    怎么轮到我就变成一年过半百的老太太?算了,既来之则安之。且看我如何收拾这帮猴崽子!
 
    啥,你说还要完成任务!要改十!二钗运势?行!要保贾府周全?呵呵,看吧。
 
    哦,你问我想干嘛?赚钱!赚大钱!富可敌国!红楼第一富!我要把现世没来得及赚的钱通通赚回来。
 
    行了,别浪费我时间,挡我发财!
 
    简介:
 
    “选择已触发,请在十秒内确定选项,十秒内未作出选择,系统将强制确定选择为
 
    “
 
    “爱你’的告白。”烟花飞腾和月光流淌的夜空下,林遇不受控制地朝傅斯年靠过去,仰起脸飞快的在对方侧脸上
 
    “吧唧”了一口。
 
    “……”阅读指南:1攻受在不同世界谈恋爱的故事,系统为助攻酱油,可当做变相短篇集。
 
    2高举1作者智商不高,数学很糟_(:3?∠)_4重要的事要说三遍,受穿越后用的是同父异母的弟弟的脸!
 
    受穿越后用的是同父异母的弟弟的脸!受穿越后用的是同父异母的弟弟的脸!
 
    说件事儿,不出意外这文明天(9月9号)入v,三更。不管怎样谢谢一直追的姑娘们么么哒。
 
    某男1:嗷嗷嗷,对面的女生看过来,这里的药材很精彩!小宝(流口水中)某男2:吼吼吼,那边的女生快过来,我这里的生物材料也非常的齐全!
 
    小宝(两眼放光中)某男主走过,伸手把挪不动到的某小宝抱起,在其挣扎中轻松镇压,随后掰过对方的小脸一本正经的说道:你应该多看看我。
 
    小宝死鱼眼,嫌弃状:你能入药吗?某男主危险眯眼不语,小宝继续不知死活:哼哼,不能入药神马的,无用!
 
    某男主二话不说,直接把某不知死活的小宝拖走,某武力值渣渣的小宝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各种材料默默宽面条泪。
 
    打扰她炼药收集材料的,都是坏银!
 
    五年前,一场陷害,顾砚歌与陌生男人一夜荒唐……五年后,她学成归国,顺便与<陆凌邺,门之后,背景神秘,手握血狂傲,人称‘陆三爷’。
 
    某一晚,陆凌邺将顾砚歌壁咚,微醺之下透着渴望。
 
    “陆凌邺,你发什么疯,我是你侄媳妇儿!”他眼神如冰凌狠狠砸在顾砚歌脸上,
 
    “你再说一句?”偶然,她得知五年前与之做尽荒唐事的男人竟是他,被压在身下的顾砚歌怒吼,
 
    “当年居然是你,陆凌邺,你卑鄙!”陆凌邺笑得冷傲,顺势撕掉她的衣裳,:“阔别五年,再卑鄙一次也无妨。”客厅里,某小只似懵懂又似狡黠的看着相拥的陆凌邺和顾砚歌:“妈咪,你为什么和舅姥爷抱在一起?”陆凌邺额头青筋猛跳:被自己亲儿子口口声声的叫‘舅姥爷’,真是心都碎成渣了。
 
    “初宝,过来叫声爹地听听!”某小只促狭一笑:“我看上了最新款的……”陆凌邺:“买!!要什么买什么!”登时,某小只欢天喜地的跑过去,抱着他的脖子,
 
    “爹地,你真好。”这是一场你追我逃的豪门爱恋。他逼她离婚,她求他放手。
 
    宠文,一对一!
 
    上一章提要:... 从小到大,作为林家长孙的他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是一帆风顺,年纪轻轻已经成为了一个地级市的市委书记,可以说是前途无量,这样的一个男人,想要嫁给他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,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,在自己的婚礼上,在一个关系着自己能够更快更进一步的婚礼上,叶潇竟然当着众人的面抢走了本该属于他的妻子! 最为重要的一点,在他眼中一直都和蚂蚁一样的叶潇,竟然有着龙族这样的后台,更让人吐血的是,那个叫龙帝的家伙,他竟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殴打自己,这对他来说,绝对是这辈子最大的耻辱。 这样的耻辱就好像一根......
 
    上二章提要:...了谭笑笑和欧阳倩倩一眼,转身就朝来时的方向走去! 只留下一脸错愕的众人,谁也没有想到,老首长会说出这么的一番话来,特别是欧阳倩倩,在老首长看向她的时候,她发现自己心里的所有想法都被这个老人看穿,难道他知道了什么么? 再看向叶潇的时候,发现叶潇也是一脸的尴尬,不仅是叶潇,即便是回过神来的谭笑笑此时也是一脸的尴尬,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! “笑笑,叶潇,恭喜你们!”心中虽然刺痛,可是看到两人眼中的愧疚之意,欧阳倩倩却兴不起半点恨意,当下朝着两人说了一句,转身就朝另一个方向跑去,她怕继......
 
    上三章提要:...意的针对叶潇,那么这件事也就算了,只是林无情真的能够说动岳步秀么? 想到了那日和林无情的谈话,谭笑笑的心里也没底,林无情只说只要她肯嫁给他,那么集合岳家和林家的力量去劝说岳步秀,或许会有效果,但是效果如何,他也不敢保证! 谭笑笑已经无从选择,她能为叶潇做的,似乎就只有这一点! 镜子中出现了自己父亲的人影,望着那个身穿军装,身姿挺拔的身影,谭笑笑无动于衷,现在的她,就好似一个木偶,或者说,自从静海市回来之后,她就变成了一个木偶,再也不是当初那个生性叛逆,为了自己的命运,敢于和整......